>

【www.701.net】自己选华生,贝尔戈维亚丑闻

- 编辑:新京葡娱乐场网址 -

【www.701.net】自己选华生,贝尔戈维亚丑闻

   不要管标题,胡扯的。
   内容也是。

   首先我要表达一下我自己的观点,所谓开题立论:
医生完全没有在乎过【自己和侦探的感情会因为艾琳产生危机】,这种疑虑根本没有过。
   他们之间的感情不是简单一两句话就能概括,从第一季里默契的寄托生死——侦探不用问他都可以自作主张决定他们二人一起去死就可以见一斑。
医生从头到尾在乎的只有【侦探和艾琳的感情会伤到侦探自身】因为他心中在乎考虑的只有侦探。在他看来(几乎是普遍共识,尤其是医生和麦考夫特)侦探情商低,又是个处男(……),跟着这种女人会让医生担心侦探会受伤。
   医生和侦探是“伴侣”这事在精神状态和感情上已经是无可否认了(不要管医生那不停的否认,他自己都没想明白呢,除了侦探的案子他想明白过啥?博客里那句“Not sure my life with Sherlock is compatible with long-term relationships.”就是彻底的“直男的困惑”),打不打炮这种低端问题对这样已经超越生死感情的两人来说跟吃不吃饭一样没有提及的必要,莫法特就是要营造“这俩人之间的感情完全已经在——和其他人类约会打炮——这种世俗感情之上的深深灵魂共鸣模式”的气氛。那些哭喊着“医生吃醋了医生嫉妒了医生要移情别恋了”的人麻烦再把所有的剧集看三遍吧!!纯爷们之间的爱是普通的异性恋能懂的吗!!!!!
   (不好意思,咆哮腔又跑出来了。)

开篇有雷声,轰隆隆。
华生坐在心理医生的对面,身后的落地玻璃窗外,雨水仿佛永远也不会停。雨雾很重,于是玻璃窗外的世界不见存在。
有些话是不能说的,
说出来了,就成了不可改的真实。

   前半部分我反复看了很多次,越看越觉得喜欢,莫法特这个同人男抓萌点的功力确实不简单。如此明明白白地服务观众并且安排医生“盯裆验裤”,安排麦哥“踩掉床单”,安排艾琳“鞭打处男”。给大家一个充分在视觉感官上把侦探YY个够本的机会。不愧是趴在Tumblr上看了一年多同人文图的大手。

Sherl… my best friend … Sherlock Holmes is dead.

   医生和侦探的默契越发坚强和多样化,尤其是在9个月的同居生活后,医生“more in control”的功夫更是了得。

1,莱辛巴赫瀑布。
福尔摩斯与莫里亚蒂教授的一场角力,关乎生与死。前一天的晚上才看完大侦探福尔摩斯2诡影游戏,句号处亦属于那一幕不知将坠入何方的瀑布。幸好,剧与电影不同,大胆改动原著,而成就了一个别样的经典篇章。
不见白雪皑皑,而是高楼顶上灰蓝的天与地。
同样的坠落,不同的意义。
一个冷笑话,远远不止于此。

【侦探找打】
医生:你说话老有"揍我"这层意思
I always hear "punch me" when you speak
不过你一般不明说呀
but it's usually sub-text.

神探夏洛克第二季,一集比一集递进。第一集的末尾,福尔摩斯解释了情感(爱情)这一难解而要命的家伙;第二集的末尾,福尔摩斯说,他也能理解伤感这种情绪的存在;这一集,他似一个普通人一般,紧张、焦躁、沮丧、失控。
他的IQ依旧超出满分无限度,而之前为零的EQ却一寸寸走向及格线,嗯,还差着一大截,还有很长很长的必修课需要念。他的华生老师,是否总在身旁喋喋不休?

侦探:拜托 上帝啊
Oh, for God's sakes!
【侦探找打不成,自己动手揍医生】
【医生回身一拳撂倒他】

福尔摩斯小说原著学生时也看过三两本,印象不算深。我一直不是推理爱好者。
而此剧绝不局限于推理。那个只是身型瘦削,面色苍白的咨询侦探,神色一日日的丰富。不再是一个推理的机器,散发着冰凉的银色光斑。他将慌张失措的神色写在脸上,将身边人的姓名说出口再吞入心。牵绊那么多,被莫教授狠狠的揪住。
原著里,两人对决于莱辛巴赫瀑布据说是因为无论探案或逃避,皆走到了退无可退的绝路。而剧中的楼顶天台,走投无路的不过是莫教授一人。虽然最终坠下高楼的是福尔摩斯,但,与其说是坠落不如解释为奔赴,或者归来,或者任何一个表示——“回家了”的词语。

侦探:多谢 这就...
Thank you, that was...
【医生被惹恼了,从后面狠狠抱住侦探揍了起来】
侦探:好了 这样就够了 约翰
OK, I think we're done now, John!

没有绝路,也就不需要莱辛巴赫瀑布。
Sherlock Holmes never dies.

医生:你给我记住 夏洛克 我是军人 会杀人的
You want to remember, Sherlock, I was a soldier. I killed people.
侦探:你是个医生!
You were a doctor!
【两人一个痛苦,一个愤怒】
医生:我也有不爽的时候!
I had bad days!

2,当夏洛克遇见华生。

   以上这段(译文来自PLX字幕),简直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超越了第一季里的各种互动。
   就如主演MF这段话一样——“我想不管是友谊、婚姻或其他任何关系,都会因熟悉而不再互相尊敬,但更爱对方。”Freeman同意,“现在他们更习惯于彼此的存在。”(全文:http://site.douban.com/widget/notes/4960029/note/180461905/)

1881年在圣巴罗米医院,通过朋友斯坦弗的介绍,27岁的福尔摩斯与退役军医华生结识,并合租了贝克街221号B室。同年侦破了血字的研究一案。
他们的初遇。
第一季的第一集也清晰的描述了所有的细节。

   关于侦探的变化,我觉得非常合理,第一季是个试验,是莫法特和马克一起忐忑不安的试手。他们紧张地把自己承载多年的爱好变为现实。不安的感觉萦绕他们直到第一季真正开播,所以其实第一季只能是个铺垫。第二季他们靠着所有爱和不爱的人们的反馈,才大刀阔斧并且开心地把所有内容扩充打开。把侦探的人性表露出来,就像展示给大家他的卧室一样,元素周期表,床头的柔道初段证书(1965年的日期,存疑),整洁的收藏柜,白色寝饰的双人大床,编号的袜子。和侦探对姑娘刻薄的推理后诚挚的道歉一样,都是人们在长达511天的等待后渴望知道的一切。了解夏洛克•福尔摩斯的一切,让这些有机会创造福尔摩斯的人,摩拳擦掌。

——谁愿意做我的室友?
——哦,有个人也问了同样的问题。

   不光是福尔摩斯本身,医生不停更换的女友,福尔摩斯家的壁炉与餐厅,麦考夫特被取笑为“Queen”,莫瑞亚蒂教授的欢乐铃声。甚至是在侦探用“三只小狗”推理出英女王的柯基的捏他,都是几个月时间里,莫法特和马克精心塑造给大家的趣味和新奇。这点来说,真的能理解他们不停在推上抱怨“写作业”辛苦的心情了。

初次面对福尔摩斯强悍而可怕的推理,华生惊讶之后的反应是,“这真是……太了不起了。”
福尔摩斯看着他说,“别人一般不这么说。”剧中所出现过的,比如探长手下的一对警员,还有第二集出现的银行男,以及点点点的别人,皆对这般神一般的强大推理表示不喜。银行男是福尔摩斯的大学室友,尽管有求于他,依旧倨傲模样,他说,他让所有人都害怕,我们讨厌他。

   非常喜欢停尸房外那一幕,大英帝国最为聪明的一对兄弟,透过门口的黑框看去,他们迥异而又高度相似的侧颜浑如一幅画像。姿态毫无差别地藐视着人间疾苦,冰冷冷地和周围环境浑然一体。
哥哥递给侦探的一支烟,低焦,并且语带双关地先提醒他不要太在意人死,何况你和她也没有那么熟。让我感觉很有趣,冲淡了艾琳死去的悲剧感。(要是有那么熟会给支高焦的吗?www)

——别人一般不这么说。
——他们一般怎么说?
——滚!
他们在出租车上笑出声,车窗外城市流光溢彩。如果说这算契约的话,它一直被有效的执行着,直到最后。

   其实我最喜欢莫法特一点,他非常非常聪明,自傲的程度不输福卷,调戏讽刺别人是他的爱好,玩弄观众与股掌之间更是。所以,一个情节,他绝对要用两头都会误导的表达方式去编写。一边让看个热闹的商业化观众自以为是地觉得看出了侦探的情深几许,一边用明确的台词表达自己真正的意图“作曲帮助思考”——向原著致敬。这时,想要看BG的观众觉得自己看到了BG,真正察觉到莫法特意图的人也只能撇撇嘴接受。

直到最后。
福尔摩斯重复着莫教授的阴谋,重复的世人的曲解,将这些重复为事实。他说,An apology.
他们之间隔着天与地的距离,隔着一个可以坠落或者说归来的距离,那么近这么远。
华生的回话是——Why are you saying this?
他只问,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他绝对不会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不可能,shut up Sherlock Shut up, 谁也不能说服我,你会是那样的一个人你可以做出那些事情,谁也不能。

   看到侦探怒摔CIA那里,我简直太爱哈德森太太了,如此可爱的老妇人。看起来哭哭啼啼柔柔弱弱,实际上这不过是表象中的表象,聪明冷静就藏在下面呢,装哭骗过CIA保护好手机,反应机敏地喊来侦探和医生接待新客户,揶揄他们二人只会在圣诞节温柔对她——实际上是在表示她一点都不在乎医生侦探一天到晚像使唤老妈子一样使唤她。这坚强的女人从第一季开始就表现出来了——从“帮我确认了丈夫的死刑”到“那个砸下来的坏蛋可是砸到我的垃圾桶了”——没有任何不必要的同情心。这样聪明的房东太太,侦探怎么会不把她当做家人一样爱护呢。当然,这样包容的她要是真离开221B了,那大英帝国确实是要陷落了wwww。
   有一个细节。Our flat——医生让房东太太睡在“他俩”的套房里,哇,为啥不是单指医生自己的?因为侦探肯定不是那种会让别人睡自己床的家伙啊,除非……他们真的只有一间卧室一张床!哈哈!侦探果然拒绝了!这个细节真是不能太多想,尤其是侦探卧室里的还是双人床两个枕头,啧啧啧。

The first time we met…The first time we met. You knew all about my sister, right? Nobody could be that clever.
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
华生站在福尔摩斯身边,室友?助手?伙伴?从本季第一集,对THE WOMAN的淡然,到第二集在猎犬案中被摆入实验的位置。我国的寓言故事里有一个可以用斧子劈掉鼻尖尘埃的人,华生就是那个在刀斧面前静坐不动的唯一人。
之前N多写他们的只言片语里,我一次次的说,腐不腐无所谓。任何一种情感都不能概括他们,可以概括的,唯独唯一二字。

   侦探用闻味就知道艾琳来了,真是“老客户”了。可惜这是艾琳接到他短信之后决定走的下一步棋。医生此时却是很欣慰,从他第一眼看到艾琳睡颜时的微笑就能看出。他喜欢这样不施粉脂柔弱平常,特别为侦探显露出柔弱面的艾琳,因为这样的艾琳让他觉得对侦探是件好事,他可不希望侦探和一个7x24小时都凶神恶煞的母夜叉谈恋爱。这样的艾琳让医生觉得是艾琳爱上侦探的表现,为了侦探改变自我什么的才是好女孩。在他认为的,他们看对眼的时刻,才会带着家长一般的语气说,你俩要是想要小孩的话用我的中间名吧!医生真是用心良苦却又毫不自觉地把侦探当成自己的所有物一样照看www。

华生从未觉得福尔摩斯是可怕的。
哪怕猎犬案中,他将他锁在恐怖的实验室里,我的心都被揪作绞痛。而华生就算有所气愤,但也从不曾觉得可怕。

   至于泄密给艾琳导致自己老哥痛苦地借酒消愁(麦哥坐在家中可真是喝了好久……)什么的,我想这完全是因为侦探解谜的惯性和对于他人陷入麻烦和危险中的同情。不要以为侦探会故意,这个情商不高的小处男可是对着艾琳赤裸裸的“夸奖”陷入了沉默,当然,在医生面前他也不好说什么。对艾琳的话,医生有那么一点点小惊讶也正常,我猜他脑子里转着的肯定有一句“我才给了你俩生娃许可你这女人就要在我面前开演了你考虑一下我们家处男的羞耻心好吗!”

哪里可怕了?如果可以问,华生是否会这样吃惊的回答。
是呐,哪里可怕了,可怕的是哪些个普通人。。。
他们烧死了多少的智者先知,历史课堂上,神话故事中,书籍纸页间,名字一个个的闪现。在莫里亚蒂的阴谋煽动下,他们纷纷举起刀刃,神色却是受害者的无辜。

   爱的承诺 失去的苦楚 赎罪的欢愉
   The promise of love, the pain of loss, the joy of redemption.
   这一句麦哥的台词不管是原文还是PLX的译文,都像诗一样。从麦哥口中念出更是提升了美感。我想此时侦探对于此事还是有他的悔过的,但是要说什么“被所爱之人欺骗后的痛苦”?算了吧!麦考夫特和医生一样,对于侦探百般小心,认为他永远不会长大而已。麦哥那一声道歉更像是要告诉他“我把心都操碎了还是没看好你啊”

华生当真从来不是普通人,否则不会遇见夏洛克。

   想要参透夏洛克感情世界的麦考夫特,约翰•华生,艾琳•艾德勒都错了。他们各自的错误都很简单,亲,情,友,爱,各种的出发点不同,看到的“夏洛克的情感”也不同。但夏洛克才是这个游戏中唯一玩到最后的那个。他,是个处男,这可是时时刻刻把他监控在视线下的莫瑞亚蒂教授的权威认证。处男,没有经历过爱情,哪怕他自学成才到可以写篇《浅析人类性爱观念与女性三围指数的目测速成指导》,他没经历过还是没经历过,人类的生理现象无法彻底靠理智控制。这就是为什么他会在一眼见到裸体艾琳时震惊到忘记假名字,在艾琳调戏他以后张嘴推理都打了个磕巴。为什么他会在艾琳故意亲他脸颊时迅速完成推理。也是为什么他在测量艾琳脉搏和观察到她瞳孔放大之后会终究大获全胜。
这一点都不难理解,难以理解是的中了莫法特计谋的异性恋们观众们!你们把这些当做夏洛克坠入情网的证据?哦算了吧,他只不过是因为没经验而用推理盖过了生理上对女性的反应,并且他之前从未想到过艾琳会爱上他,因为他自己根本不觉得有任何爱情的存在!人都会有种思考误区,按照自己的经验去推理他人的想法是再普通不过的人类本能,侦探也是一样。尤其是牵涉到“恋爱”这种侦探毫无经验的领域的时候,他自己“无爱”,所以也就在一开始根本不会发现艾琳“爱他”,最终还是靠着实验来获得了艾琳“爱上”他的证据,解开了一切谜团。

3,莫里亚蒂教授。

   这三位绕着夏洛克团团转,被他“锁住”(Sherlocked)的人。最终也只有一位,仅仅一位获得了名侦探的感情依恋,那就是医生,毫无悬念,因为第一季第一集结尾就已经有了揭示——无论艾琳发多少次邀请,侦探也只会和他的医生一起dinner。

这个混蛋真迷人。要命。
在音乐中指挥一曲罪恶之舞,然后皇冠加冕,坐在宝座上藐视尘世间。

   好吧,有头有尾什么的虽然一直都不是我的作风,可是我还是想说。最后的结尾,不要多想了吧。有那么多的感情需要渲染吗?你们都想多了,觉得医生和侦探的感情出现危机,侦探对艾琳依依不舍什么的。拜托,哪有那么复杂,侦探不过是坐在那里,向他忠诚的保护者要了一样战利品而已。侦探究竟去没去巴基斯坦,有没有像神秘博士一样让艾琳跑路?借用医生的话说就是“他不是那种人,他没有那种感觉,我觉得不会。”医生要保护侦探的情绪,不愿意让他伤心才骗他。虽然最后他 想要说出真相,被侦探打断了。
   这可是莫法特的计谋,他就是要让你们猜不透搞不清,给你们“Inception”一下。他既不说清是侦探亲身上阵去救人,也不表明是侦探对着手机臆想出的画面。只是一个爽快的笑声作为这段故事真正的结尾,侦探赢了。

我喜欢福尔摩斯得知莫教授被释放之后,冷静的丢掉电话,开始准备茶点那一段情节。先烧水,透明的开水壶,水面刚刚好浮于2cup的刻度之上。再取茶盘,一只茶壶,配两只杯子,银匙、糖罐、奶壶,完整一套的下午茶具。开水沸腾,茶盘静候茶几之上,他拿起沙发上的小提琴……
不知道这是不是福尔摩斯第一次烹茶待客。

   这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故事里,请注意,艾琳耍他可不是耍在智谋上了,而是在“恋爱经验”上。艾琳的智谋对于侦探来说,只不过是反映敏捷,可以靠着自己的头脑在事情过去N久以后发现他是如何推理的。有谁的智谋能比得过他?只有弄出一飞机死人,并且还落下一个在私家车里让他毫无头绪的麦考夫特。

Kettle’s just boiled.
莫教授不敲门,莫教授径自取了一只苹果,莫教授没有坐在福尔摩斯所指的座位上。
他们之间的对话永远精彩到爆。
Falling is just like flying, except there’s a more permanent destination
Because I owe you a fall, Sherlock.

   这些被夏洛克“锁住”的人们,艾琳长于“恋爱”,医生长于“情商”,麦考夫特长于“智谋”。可惜他们都没有夏洛克的“睿智”,为什么,因为只有夏洛克这样的纯真处男才是台精于此道的思考机器啊。

莫教授是孤独的。
想想曾经的福尔摩斯,他听着麦哥说起弟弟的过去,是否一如聆听的另一个自己。另一个光亮面的,虽然莫教授认为最迷人的花朵必然绽开于暗地。
魔鬼站在炼狱里望见逆光中的天使,他爱上天使的翅膀,但他觉得折翅与坠落才是最迷人的场景。如飞翔一般的坠落,只是终点变作了永恒的炼狱。
You are me.
我希望你变作和我一样,一同藐视这凡俗世间。

完。

莫里亚蒂是蔑视人世间的,也许从前他也被普通人讨厌与排斥,渐渐他明白,他被讨厌与排斥是因为普通人害怕他,那么,不如让害怕来得彻底些,变作膜拜和操控。
所以,他听着福尔摩斯的事情,是否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一个人,竟然会站在普通人的一边。或者他不明白的是,普通人竟然会尊敬这样一个人。
他如此孤独,又如此聪明,他早已将自己当作世间的国王。
他不曾做到的,不曾得到的,亦不属于旁人。

抛砖引玉的电梯:http://movie.douban.com/review/5249611/?start=100#comments

不,不,不,
你应该来到我的这一边,或者你就只是一个普通人。

感谢大家的所有留言!

我记得,那个写老人与海的作者也是饮弹自尽的。
据说,就是将枪膛搁入口中,冰凉的外壳抵在唇齿之间,扣动扳机,快速的用力的。还能来得及看见最后的幻觉,世界在你的眼中崩坏成了碎片。。。虽然,真相其实是倒过来的。
但,什么算是真相呢。
老人与海,书写得也是无尽的孤独。

本文由www.701.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www.701.net】自己选华生,贝尔戈维亚丑闻